文/羊城晚報記者 董柳 通訊員 馬偉鋒 黃思銘
  七十多歲的黃大叔和鄰居小紀平時很談得來,獨居的黃大叔在生病時為了防止家中失竊,還將貴重物品交給小紀保管,沒想到這種信任差點讓小紀吃了官司成被告。所幸的是,經過法院的訴前聯調,兩家最終得以握手言和。在法院的辦公室里,黃大叔和小紀再續鄰裡情緣,調解結束後,兩家還聊起了家常。
  熱心幫鄰居
  獨居303室的黃大叔,和小紀是多年的鄰居,兩家住在一棟樓里。小紀是名城管隊員,和母親、妻女共同居住在505室。2008年年底時,由於繳納公攤水費等事,他們一家與303室的黃大叔相識。七十多歲的黃大叔是名退休教師,女兒遠在澳大利亞悉尼,性格偏向內向的他獨居一室,很少與鄰居們來往。小紀一家見黃大叔過得孤單寂寞,便熱心主動向老人提供各種幫助,平時總會熱心地幫黃大叔處理一些如水管漏水、馬桶堵塞和換煤氣等事情。
  而黃大叔生病住院時,小紀和他的母親也會前往照顧黃大叔,黃大叔也經常去小紀家吃吃飯,兩家的關係平時一直都比較好。
  然而,這種關係在2009年6月16日以後就發生了些許變化。當時,黃大叔向小紀表示,由於自己這段日子經常生病要去醫院,而自己所住的樓里前段時間有住戶遭遇失竊,由於擔心家中財物的安全,因此想將退休證、房產證、宅基地證、銀行存摺、現金15000元等貴重財物放在小紀家中保存。小紀答應代為保管後,向黃大叔出具了一張《收據》,證明收到了黃大叔代為保存的物品。
  收據起事端
  半個月後,黃大叔身體慢慢好轉,便找小紀要回了寄存的財物,沒想到找不到收據了。大大咧咧的小紀不以為意,安慰黃大叔說:“找不到就算了,您記得有這回事兒就行。”不料,這卻為兩家人的關係埋下了隱患。
  2011年底,黃大叔在清理屋子時翻出了兩年多前的有些泛黃的收據。他拿著收據找小紀說:“我是不是還有東西在你哪兒?”小紀回答他說:“黃大叔您忘了?我早就還給您了。”黃大叔心裡疑惑,但相信小紀的人品,便沒有再追究。然而到了2012年6月,黃大叔再次舊事重提,在黃大叔弟弟的協調下,老人才作罷。今年,黃大叔又突然持收據到法院起訴小紀,要求他返還15000元。
  接到被起訴的通知電話後,小紀覺得很委屈,沒想到幫鄰居還幫出了這茬子事。
  握手終言和
  案件經過訴前引導程序,分流到了天河區訴前聯調工作室進行訴前調解。
  在前期訴前調解過程中,小紀表示,黃大叔的東西和現金只在小紀家裡保管了大概半個月左右,後來黃大叔於7月中旬左右將東西全部取回,而自己當時並沒有要回《收據》,但小紀的妻子將錢和東西交還給黃大叔時,還有兩個鄰居親眼所見。
  據此,法官親自找到這兩位鄰居進行調查取證,並聯繫黃大叔前來法院進行調解。黃大叔表示,由於其本人年紀已高,記憶衰退,對是否收到還款一事並不記得,但如果有法官主持調解,還有街坊鄰居見證的話,他也同意放棄起訴。
  最終,法官組織雙方於6月12日來到法院,黃大叔最終確認糾紛只是一場誤會,撤回了對小紀的起訴,雙方握手言和,再續鄰裡情緣。
  董柳、馬偉鋒、黃思銘  (原標題:老人請鄰居保管財物)
創作者介紹

MCP

lvllntej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